寒祈
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ircle1001

古劍奇譚系列
因與聿,室友組
K,禮猿
名偵探柯南,赤安
推理小說狂熱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3

【二】


警視廳意外地沒怎麼抵抗,直接提供三個地點和時間供降谷選擇,他選了市區的飯店,回覆給警視廳,懷著一絲不安等待約定的日期到來。

約定日期當天早上,他被叫去聽取警視廳提案的計畫,本來所有心思都放在下午的會面,沒想到他越聽越皺眉。

這個計劃不行,八番町只是偶爾使用的據點,埋伏再久也沒有用。

警視廳的計畫不能說錯,但容易打草驚蛇。他們只考慮到擊破已經知道的據點,可以有立竿見影的成效,卻沒想到這只會讓之後的追捕更困難。

組織光是主要的資金流向就有很多條在並進,沒有一次切斷的話,馬上就會引起注意。加派臥底也太遲了,琴酒的疑心病實在太重,連他都無法取得琴酒信任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2

【一】


降谷感覺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,他睜開眼,從桌子上爬起,立刻感覺到有什麼物體從他的肩上滑落,被拍他的人眼明手快接住。

「降谷先生,您的外套。」風見俐落地三兩下把西裝外套折好,交給一臉茫然的降谷,「不好意思吵醒您,但例會時間快到了。」

什麼例會?他剛才不是在現場,還受了重傷嗎?為什麼現在人在警察廳?

「降谷先生?」看降谷一副見到鬼的模樣死盯著自己看,風見小心翼翼地叫了他的名字,才讓降谷回過神來。「……哦,沒事,謝謝你的提醒。」他露出善意的微笑,風見這才放心地回到位置繼續工作。

午睡做惡夢嗎?但這夢未免也太逼真了吧。

在夢裡,硝煙與血腥味四處亂竄,劇痛帶來久違的死亡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1

劇痛逼出的冷汗使得沾到鮮血與粉塵的瀏海緊黏額頭不放,降谷一邊覺得把最後的力氣用在這種地方實在有點蠢,一邊試著抬手撥開,卻發現他的手根本不聽使喚,索性閉上眼睛,假裝自己終於好好放了個假,躺在沙灘上曬日光浴。

不知道是習慣了,還是痛過了頭,逐漸失去知覺,他竟然覺得比剛才好多了,只是莫名地很想睡。

這下可好,要跟蘇格蘭在地獄團聚了。

但他在失去意識前,聽到有個聲音在喊他的名字,讓他相當在意。

不是安室透,不是波本,是他真正的名字,降谷零。


「……零!」


是誰?


(TBC)

-----------

是的就是那個回到過去系列,它終於有名字了...

【赤安】水面之下01

01


他站在不知名的高處,強勁的風擦過他的臉頰,大得能聽見呼嘯的風聲。

他望著前方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腳尖小心翼翼向前探去,腳下直角的觸感告訴他這條路走到了盡頭。

不遠處似乎有個可以立足的平台,在過度黑暗的環境中反射微弱的光線,顯現槍色的暗沉金屬光澤。

看來別無選擇。

他昂首,緊盯目標的眼裡沒有一絲猶豫,後退幾步,小跑步助跑,縱身一躍。

糟糕……!

儘管他拼命伸長手,仍舊勾不著平台的邊緣,急劇的失重感彷彿底下有某種東西拼命將他往下扯。

但意料之中的墜落感並未持續太久,從平台伸出的一隻手牢牢抓住他的手臂,食指上有一層薄繭。

他茫然地抬頭仰望,看得見模糊的人形輪廓...

【赤安】交換設定:下戲01

※跟伊川交換彼此的設定寫

※本篇主題:下戲後


「明天晚上你有空嗎?我們對個劇本。」降谷一邊回頭對赤井說,一邊踏進居酒屋的店門。

「啊,你等等……」

碰!

降谷一頭撞上玻璃門,疼得直接蹲下去,赤井趕緊也蹲在他旁邊,替他把撞掉的墨鏡戴回去,再輕拍他的背。

「真的很抱歉,客人您沒事吧?」店員打開玻璃門的栓,拎著抹布就往外衝,也蹲在兩人面前。

「沒事,是我沒注意。」降谷在赤井的掩護下戴好墨鏡,緩緩起身。

「兩位,要裡面一點的位置。」赤井說。

服務生真的領著他們走到最裡面的位置,燈光昏暗,不怕人認出,降谷摘了墨鏡,赤井也拿下鴨舌帽,兩個人研究了一陣菜單,隨意點來幾道串燒。...

【赤安】一些不一定會補完的梗part5

11.回到過去part5


「錄音、錄影的設置都完成了,雖然是很簡單的設備。」風見遲疑了一下,才繼續說下去,「還是我們進去吧,這個人太危險了,也還不知道願不願意跟宮安合作。」

「我一個人進去就好,以防萬一,請你們在外面保持警戒。」降谷看向緊閉的門板,想到萊伊此刻就在裡面,他輕輕吞了口口水,久違的緊張讓喉嚨有點緊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風見。我說沒事。」降谷往風見肩膀一拍,邁步走向使用日租公寓臨時做出來的簡易偵訊室。

不能讓萊伊到警察廳露臉,也只能這樣做了。

但降谷打開門,看到萊伊直挺挺地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,過大的違和感還是讓他愣了一下,才關上門。

萊伊緩緩睜開眼,翠綠的眸子盯著他,...

【赤安】一些不一定會補完的梗part4

謝謝亞里的圖XDD

亞里是條普通的觸手:


畫了寒祈的回到過去梗XD

為了畫面順暢稍微改動了一點台詞

衣服故意畫了背叛者篇那套,在同樣的地點對峙的卻是不同人的諷刺感......^////^


寒祈:


10.回到過去part4


過度眼熟的地方讓降谷不由自主停下腳步,警戒地環視四周。這裡離當初蘇格蘭死亡的地方太近了,不知道哪個組織成員與他們約在這裡,會不會蘇格蘭又……

「怎麼了?突然停下來?」走在前面帶路的蘇格蘭回頭看降谷,降谷搖搖頭,跟上他的腳步。

「沒什麼,原來組織也會約在這種大樓啊。」降谷隨口說,這的確跟他擔任...

【赤安】一些不一定會補完的梗part4

謝謝亞里畫的配圖!

 連結點這

10.回到過去part4

 

過度眼熟的地方讓降谷不由自主停下腳步,警戒地環視四周。這裡離當初蘇格蘭死亡的地方太近了,不知道哪個組織成員與他們約在這裡,會不會蘇格蘭又……

「怎麼了?突然停下來?」走在前面帶路的蘇格蘭回頭看降谷,降谷搖搖頭,跟上他的腳步。

「沒什麼,原來組織也會約在這種大樓啊。」降谷隨口說,這的確跟他擔任臥底的記憶有出入,希望不是什麼圈套,他自認到目前為止做了一切能做的事,蘇格蘭現在也還活得好好的,要是能繼續下去就好了。

「哈哈,哪邊都可以是碰面的地方,有時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,叫我去哪我就去哪囉。」蘇格蘭爽朗的笑...

【赤安】一些不一定會補完的梗part3

居然開始串起來了


8.回到過去part2

赤井的左腳向外跨了一步,狙擊槍槍口有要向上抬起的跡象,只看到這兩個細節,在不知道是不是夢的那段日子配合過太多次,降谷幾乎本能地趴下,耳邊隨機響起子彈擊發的聲響和不遠處的悲鳴。

等待一切聲音停止,降谷才從地上爬起,「謝啦,赤井。」

狙擊槍的槍管出現在視線範圍內,陰影也隨之籠罩在他的上方,但來到他面前的赤井一聲不吭。

降谷有些奇怪地抬頭,正好對上那雙警戒的綠眸,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。

眨眼之間,赤井的手掌掐住他的脖子,將他緩緩拎起,降谷也用指甲狠狠往對方手背掐,示意赤井鬆手。

「你到底是誰?知道多少?」

降谷真的忘了眼前的人並不是...

【赤安/萊波】分崩離析

※時間點在蘇格蘭死亡後,兩人都還在組織臥底但沒拆夥


叉子轉動一圈又一圈,把剩下的義大利麵捲成一個圈。

雪白的餐盤邊緣反射燈光,浮起一層柔和的光暈。

波本捏著叉子,視線掃過自己身處的空間。

落地窗外的美麗景觀、充滿設計感的寬敞空間、高級家具和地毯、輕柔的音樂,還有眼前的美食,這個富麗堂皇的高級私人俱樂部其實是組織的其中一個據點。

不說他當公安出生入死的薪水,可能連門口都進不來這種窩囊話,一個仰賴黑暗而活的組織,居然就在公安眼皮底下,光明正大在東京市區搞了幾個無比奢華的據點,公安卻花了這麼多時間才找到他們的蹤跡,他真的不知道...

©寒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