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祈
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circle1001

古劍奇譚系列
因與聿,室友組
K,禮猿
名偵探柯南,赤安
推理小說狂熱

【201709新刊+既刊印量調查】

突然想起來忘記在lofter上發既刊加印的部分,一起發一個

以下皆為google表單連結,有意願購入歡迎填寫,協助計算數量!

1. 降谷中心+赤安《獻給你的救贖》印量調查

調查時間~9/20

2.柯南only+通販既刊加印調查

調查時間~9/10
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7

※工商時間:印量調查時間至9/20

【降谷中心/赤安】《獻給你的救贖》印量調查


只有一人,而且相較於剛才那群人,聲音輕巧許多,很可能是女性或體型瘦小的男性。知道萊伊在這,敢獨自前來查看,很可能是組織的成員。

可惡,這裡是什麼觀光勝地嗎?剛才子彈已經用完了,現在唯一有武器可用的只有萊伊……剛被他用槍指著、剛朝他開槍,什麼都還沒開始談的萊伊。

透過腳步聲的音量,降谷算準時機,一把拉住萊伊的領子,把他往下扯,狠狠吻住錯愕的萊伊,絕望地想不管來的是誰至少可以擋一下,要開槍也是先打到背對門口的萊伊。

他抓住剎那的機會瞄向萊伊背後,發現出現在門口的人是基爾,有些後悔反應太快,基爾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6

※工商時間:印量調查時間至9/20

【降谷中心/赤安】《獻給你的救贖》印量調查


萊伊的左腳向外跨了一步,槍口有要向上抬起的跡象,在不知道是不是夢的那段日子配合過太多次,只看到這兩個細節,降谷幾乎本能地趴下,耳邊隨即響起子彈擊發的聲響和背後短促的悲鳴。

「萊伊!你這傢伙……」後來趕到的人看見倒地的同夥,氣急敗壞地衝萊伊大吼,手槍對準面無表情的萊伊。

認識的人?組織的同夥?

萊伊一人賞一發子彈做為回答,快得彷彿沒有瞄準,卻又每槍都命中目標。只是再怎麼節省,子彈也禁不起這種消耗速度,萊伊扣下板機卻沒有擊出子彈,始終處於劣勢的對手趁勢反擊。

眼看萊伊早就摸出身上的備...

【降谷中心/赤安】《獻給你的救贖》印量調查


印量調查時間至9/20(9/20之後填寫的不計入印量調查,但會一併發場前通知)

以下資訊皆為暫定,仍可能更動
(更新時間:9/9)


【刊名】獻給你的救贖

【作者】寒祈 
【封面】亞里

【CP】降谷中心,有赤安CP
【規格】A5 直書 右翻
【字數】共約三萬
【定價】200 NTD
【走向】雙重時空,降谷試圖救蘇格蘭的故事


【文案】

一路走來,降谷對自己的過去沒太多後悔,但只有一件事情,如果有機會重來,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改變結果。
被壓在心底的願望,卻在降谷毫無心理準備下實現。

這個世界,沒有波本、沒有安室透,只存在公安降谷零。
活生生的蘇格蘭就在他眼前,臉上是記憶中的溫暖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5

【三】


天人交戰多天,蘇格蘭還是放棄阻止降谷,給了他近期一項中型規模任務的資料,千叮嚀萬交代不可以洩漏給公安。

組織很小心,每個人得到的資訊只有與他們個人相關的部分,也就是說,哪個環節出問題,是誰惹出的麻煩很容易查。

比較幸運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幾個狙擊手的位置,讓近戰的人萬一遇到無法處理的狀況,可以盡量把敵人引到狙擊手可以支援的位置。

萊伊做為狙擊手被派到距離交易現場遙遠的頂樓,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,他一點也不想再看到琴酒那張惹人厭的臉,也不希望不小心跟任何昔日同事見面。在他們眼中,波本不是好惹的,能閃就閃,降谷對他們也是一樣的想法。何況他現在是只帶了一把手槍,就單槍匹馬...

【赤安】水面之下02

02


赤井站在自己租的房子門口,從長褲口袋掏鑰匙的時候,不經意間看到鞋尖前方有一滴暗紅色的液體。

他困惑地蹲下來,食指輕輕沾了點。

血?

接著他維持蹲姿,仰頭看向門鎖,鎖孔旁邊有細微的金屬刮痕。

似乎有人來過。

中午白羅咖啡廳氣爆,他看到新聞差點被三明治噎到,拋下才咬了第一口的午餐,開始一整天在外奔波,直到三更半夜才回來,還要面對不知道是小偷還是什麼其他東西的拜訪,心情實在好不起來。

赤井用鑰匙開了門,動作輕到不發出任何聲響,大門開到足以讓他通過的角度,就被他反手掩上,昏暗的玄關走廊明顯能看到客廳全開的明亮燈光。

他真期待見到這個大膽的小偷,由衷希望這人還沒逃跑...

【赤安】伴

※《第32回赤安週末主題創作》

題目:〈生死與共〉


※誰是誰自由心證


他一直以為他們在一起的那一天,自己就已經做好自己或對方可能會因為某個任務殉職的心理準備。再怎麼能力高強,畢竟還是血肉之軀,暴露在高危險的環境中,一個不小心踩到地雷,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。

但是當他真的接到電話那一天,他呆愣地聽完電話另一端的聲音一度哽咽,最後還是盡責地完整傳達訊息,第一個反應是掛斷電話,好像不把話聽完,事情就有轉圜的餘地。

協助處理後事、參加葬禮等等他一項都沒有缺席,卻跪坐在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4

降谷向轉達話語的服務生道謝,不疾不徐地走向洗手間,再繞回真正要進行會面的包廂。

推開門首先入眼的是奢華的內部裝潢,讓他想起組織那些囂張的豪華俱樂部據點,他反手帶上門。

包廂內的空間很小,兩張古典風格的單人沙發椅、一張鑲嵌玻璃的木桌就佔去大半空間,窗戶被束起的窗簾遮去一角,正好是飯店引以為傲的歐式中庭花園,可惜天色不佳沒能看到最美的模樣。

玻璃上隱約出現幾個小點,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大,漸漸地連緊閉的玻璃都擋不住戶外的雨聲。悶了數天,終於下雨。

降谷雙手背在身後,凝視玻璃上滑落的雨滴,倒影中的自己神色凝重。

讓一切變得不一樣的機會,他還能不能一樣冷酷無情,為了唯一的目標不計一切後果?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3

【二】


警視廳意外地沒怎麼抵抗,直接提供三個地點和時間供降谷選擇,他選了市區的飯店,回覆給警視廳,懷著一絲不安等待約定的日期到來。

約定日期當天早上,他被叫去聽取警視廳提案的計畫,本來所有心思都放在下午的會面,沒想到他越聽越皺眉。

這個計劃不行,八番町只是偶爾使用的據點,埋伏再久也沒有用。

警視廳的計畫不能說錯,但容易打草驚蛇。他們只考慮到擊破已經知道的據點,可以有立竿見影的成效,卻沒想到這只會讓之後的追捕更困難。

組織光是主要的資金流向就有很多條在並進,沒有一次切斷的話,馬上就會引起注意。加派臥底也太遲了,琴酒的疑心病實在太重,連他都無法取得琴酒信任...

【赤安】獻給你的救贖02

【一】


降谷感覺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,他睜開眼,從桌子上爬起,立刻感覺到有什麼物體從他的肩上滑落,被拍他的人眼明手快接住。

「降谷先生,您的外套。」風見俐落地三兩下把西裝外套折好,交給一臉茫然的降谷,「不好意思吵醒您,但例會時間快到了。」

什麼例會?他剛才不是在現場,還受了重傷嗎?為什麼現在人在警察廳?

「降谷先生?」看降谷一副見到鬼的模樣死盯著自己看,風見小心翼翼地叫了他的名字,才讓降谷回過神來。「……哦,沒事,謝謝你的提醒。」他露出善意的微笑,風見這才放心地回到位置繼續工作。

午睡做惡夢嗎?但這夢未免也太逼真了吧。

在夢裡,硝煙與血腥味四處亂竄,劇痛帶來久違的死亡...

©寒祈 | Powered by LOFTER